当前位置:首页 > 航道文化 > 职工文艺
航道匠心系列之沉默的大管轮
作者:  孙锡超      来源:mobile japanese武汉航道工程局      时间:2018-12-03 16:16     阅读次数:

  “郑老轨,恭喜你获得技能比赛第二名!”

  “谢谢!”

  “郑老轨,参加比赛什么感受嘛?”

  “没什么感受!”

  “郑老轨,考试成绩这么好,你是怎么准备的?”

  “跟平常一样准备的。”

  ……

  跟郑耀国聊天,完全就是教科书级别的大型“车祸现场”,分分钟把天“聊死”,高冷的气场让周围冰冻三尺半天都缓不过来。

  同为航浚14轮职工,“话痨”朱海对此深有体会。能一个人演单口相声半天不停的朱海,碰到航浚14轮的大管轮郑耀国,也只能“甘拜下风”,单口相声退化成默剧,上演一个人的独角戏。

  但是只要说到业务技能,无论是“吐槽”郑耀国停不下来的朱海,还是航浚14轮、设备管理部的其他同事,第一反应都是高高的竖起大拇指,赞一声“了不起!”

  18年坚守机舱

  2000年,郑耀国从武汉理工大学轮机管理专业毕业后,来到了mobile japanese武汉航道工程局吸扬12轮,从一名加油水手做起,一步步成长为今天航浚14号的大管轮。

  18年来,郑耀国没有待过比机舱时间更长的地方,没有呼吸过比机舱更熟悉的空气,没有摸过比机舱里更趁手的机器。机舱俨然成为了郑耀国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为了爱护好这另一部分“生命”,郑耀国踏实做好轮机工作,充分发挥专业特长,把轮机部管理得井井有条。

  “郑老轨做事特别扎实”,跟郑耀国同在航浚14轮的船员说。管理机舱,郑耀国有一套自己的办法,最根本的就是保证机舱的基本单位--机器设备的良好运转。“设备不好,何谈施工”,机舱空间逼仄,略显高大的郑耀国佝着身子在各类机器之间游刃有余的穿梭着,这里听听,那里摸摸,一个犄角旮旯都不放过。

  大学里学的专业知识在船上得到了充分发挥,并不断丰富。制度、设备和人员等各个方面郑耀国都抓好,日常的维护保养工作绝不放松,“心到,眼到,手到,口到”每一个字都要落实。一旦机电设备出现的任何故障问题,郑耀国总是第一个到达现场,认真钻研,仔细摸索,及时解决,确保设备尽快恢复正常使用,保障每次施工和船舶安全调遣圆满完成。

  18年坚守一线

  每年,郑耀国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在船十个月,休假十几天,是他工作的真实写照。

  常年海上漂,上岸回家难,手机信号差,郑耀国好不容易跟儿子视频,儿子躲着镜头,都快认不出这是爸爸了,他笑着说出跟儿子的趣事,闭口不谈无法顾及家人孩子的辛酸和思念。

  郑耀国的时间都去哪了?

  时间都用来教导新职工了。郑耀国以船为家,见新职工的时间比儿子多得多。新进职工一上船,他先按照体系文件的内容要求,给他们进行安全知识培训。专业技术方面,不厌其烦,以身示范,现场指导操作规程和注意事项,帮他们快速适应环境,迅速掌握业务技能。

  时间都用在施工现场了。2007年,郑耀国在吸扬12号工作,船舶出现了左右横移联动故障。郑耀国迅速出动,把可能出现的问题逐个列出,一个个查找,一个个排除,终于被他找到了,原来是液压泵张力阀损坏。赶紧修,郑耀国立即行动,结果船上还没有现成的配件。时间紧,施工耽误不得,依靠下次交通船送物资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他开动脑筋,想想能不能在现有的基础上进行改装,尽量避开更换配件的方式。郑耀国大胆行动,更改泵组,换向电磁阀组设置,更改电气控制,接通的一瞬间,船舶左右横移联动恢复正常,问题解决了,施工正常进行。

  时间都用来钻研设备问题了。2011,郑耀国在长鲸3轮工作。该轮的分油机室出厂时没有高置淡水柜,分油机的水封水的进口直接接到了淡水管上。由于淡水管里的淡水有着较高的压力,分油机在建立水封水时很容易被这有压力的淡水冲破,出现跑油。郑耀国那股子钻研劲又上来了,能不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日也想,夜也想,本来就沉默的郑耀国变得更加沉默。

  办法还是被郑耀国琢磨出来了,机关就在一个塑料瓶子。他默默捣鼓,把一个塑料瓶子装在分油机的加水口上,将淡水管的水用一根软管通到瓶子里,瓶子设有透气孔。这样,就减小了淡水的压水,使水封水很容易就建立起来了。小小的改动解决了分油机的大麻烦,船上对他赞不绝口,他一句也不多说,继续回到机舱钻研他的设备。

  2015年,郑耀国调到航浚14轮工作。为了尽快熟悉这条船,他一有时间就研究图纸,查看资料,把各种设备熟记于心。有一次,泥泵机高弹离合器气动控制装置气压失压,郑耀国排查后发现是控制主气路继动阀开启的单向节流阀调节杆失效,可调压二位三通阀密封不好,导致控制气源不足,主路继动阀也无法正常开启。事发突然,船上也没有备件,他当机立断,机器设备的各项装置图都浮现在脑海中,他迅速判断,更改设置,变更遥控电磁阀线路,船舶很快恢复正常施工。

  像这样的“救场”不是一两次了。郑耀国跟随航浚14轮在南排河施工期间出现左主机遥控游车,经他初步排查,是由于中央控制单元比较环节不稳定。类似问题以往都是广州海控人员上船排查解决的,但工期紧,不能因此停工等待。郑耀国“临危受命”,指导电机员采取临时应急措施,切除调速器执行电机24V电源,保持离合器正常脱合排,正常离合。驾驶台控制“进一”,“退一"维持施工。敢钻研,敢担当,敢作为,郑耀国凭借扎实的技术能力,保证了每一次施工任务的顺利完成。

  18年坚持学习

  “现在年纪大了,记性不如在学校时候了,看书也没以前效率高”,42岁的郑耀国坦言。即便如此,他还是依然坚持,考证学习,技能比武,样样都不放松。

  2000年,郑耀国还是一名水手;2002年,郑耀国升任三管轮;不久升任大管轮,更是一路成为大管轮。在工作中学习,将学习所获用于工作,郑耀国将二者融为了一体。

  今年8月,正随着航浚14轮在南排河施工的郑耀国接到了参加技术比武的通知。船上对此毫不意外,郑耀国的技术在全局都是出来名的好。但他自己有点担忧,技术比武很重要,但施工也一点耽误不得。为此,他一边积极的复习备战参加技术比武,一边他当好自己的班,处理好机舱故障问题和安排好机舱的工作。

  工作矛盾处理好了,却迎来新的波折。9月中旬,正在当班的郑耀国接到父亲生病住院的消息。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家人希望他回家看看。郑耀国心里也想,快一年没回家了,父亲年纪大了,这次突然住院情况到底怎么样,孩子还小,爱人又要照顾父亲又要照顾孩子,能不能应付过来?他满心担忧,一肚子的关怀和思念都不会表达,工作的时候也是更加沉默,直到同事们使劲追问才透露出来。大家都劝他,回去看看吧,你不仅是工程局的职工,也是父亲的儿子。可是当时机舱人员少,施工紧张,郑耀国没有多说,走到船尾,默默的留着泪,给家里打电话,希望家里人好好照顾父亲,让父亲好好看病。挂掉电话,郑耀国抹了一把眼角,揉了揉脸,一转头又扎进了机舱。

  直到技术比武结束后,郑耀国才抽空回去看了父亲,放下心后,他又开始学习,准备轮机长证书考试。

相关信息

Powered by CJHDJ.COM.CN mobile japanese航道局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鄂ICP备05007587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606号    版权所有:mobile japanese航道局